本院概况  现任院长
法院领导  院长致辞
机构设置  基层法院
法院新闻  图片新闻
案件信息  基层传真
图说法院
诉讼须知
立案指南
诉讼问答
教育培训  队伍管理
规章制度  人才建设
纪检监察  党建工作
调研文章
荆门审判
今日分析
民事文书  刑事文书
行政文书  执行文书
知识产权  赔偿文书
法院公告  案例指导
执行动态  机构名册
工作动态  庭审直播
满 足
作者: 吴琼   发布时间: 2015-03-27 10:41:35

   

我常和老公说,婆婆走了的这几年我们就像候鸟,公公有暖气的家便是我们搬迁越冬的良居。年近90岁的公公虽因工作而生活在城市,但骨子里仍是典型的农村老人,勤劳、善良、简朴,如果不是年纪大了,身体也不那么听话了,是绝不会接受我们雇请保姆照顾他老人家的。

冬天的夜晚来的很早,下了班走在路上,眼睛总是被来往的车灯照得生疼,到家的时候天就基本黑了,但每次走到家门口,在楼下看到房子里透出的暗黄色灯光,心里总是有种莫名的温暖,不禁加快脚步,想早一点把那温暖抱在怀中。虽然钥匙就在手提包里,但确一次次不自觉按响门铃,仿佛看到公公迈着碎碎琐琐的脚步一脸笑意的为我打开楼下的防盗门,伸出满是皱纹的脸,直到我走入他的视线,对我说一句“回来了!”,然后迈着碎碎琐琐的脚步赶到卧室暖气上把我的棉鞋拿到门口让我换上,再回到厨房和保姆一起坐在小凳子上摘菜。

“爸,不是说了不用给我拿鞋的吗?您怎么总也记不住呢?我都五十多岁了,不是小孩子了!”我一边换鞋,一边跟公公一次又一次强调。

“不怕耶,把鞋放在暖气上烤着,你们回来的时候能穿上热乎乎的鞋,对身体好的!”公公每天重复着这一句同样的话,表情永远那样郑重其事,慈爱与关心溢于言表,那一刻,我就是他掌心里的宝。

等我换上家居服到厨房,公公和保姆基本上把菜都摘好了,电饭煲里的米饭正沸腾着,于是我一边洗菜,一边和他唠唠嗑,他唠嗑时惯用着家乡口音,唠的也多是公公记忆里他儿时在农村老家的家长里短,虽然多数时间我总是一知半解,免不了有时候断章取义、答非所问,但公公却从不计较,聊天的兴致一点未减。我知道,因为我们和公公只有下午下班后的时间能和他在一起,他着实有些寂寞了,这样的时刻,哪怕我只是倾听而不发一言,他也很满足了。

摘菜、洗菜、准备佐料,当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老公便在公公的张望中进入了视线。“兵子回了!”公公大声通报,于是就看到公公到门口重复着迎接我回家的程序。

“不是说不让您给我拿鞋吗?怎么又忘记了?”老公的语气可不像我那样温柔。

“不怕耶,把鞋放在暖气上烤着,你们回来的时候能穿上热乎乎的鞋,对身体好的!”公公一边回答一边接过老公的包,一脸的满足。

厨房里噼里啪啦响起锅铲和锅的碰撞声,我开始主勺炒菜了,老公和公公围坐在餐桌前重复唠着先前唠过的家常,有时候我在炒菜间隙插上一两句话,我们三人对视一笑,一切那么的和谐,这样的时刻,严冬的家里有着春天般的温暖。

过年的时候,老家的哥哥嫂嫂、姐姐姐夫来家里给公公拜年,他们一遍遍对我说着谢谢,我总是笑而不语。他们只看到了我和老公给了公公安逸的生活,确未能体会公公同样给了我可以和父爱媲美的疼爱与宽容。和公公在一起的日子,下了班就想早一点到家,早一点看到房子里的灯光,这样的心情盛满了幸福与甜蜜,这样的满足千金无价。



编辑:李胡兵
文章出处:

浏览记录

整站检索

法官随笔

法官书画

法官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