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院概况  现任院长
法院领导  院长致辞
机构设置  基层法院
法院新闻  图片新闻
案件信息  基层传真
图说法院
诉讼须知
立案指南
诉讼问答
教育培训  队伍管理
规章制度  人才建设
纪检监察  党建工作
调研文章
荆门审判
今日分析
民事文书  刑事文书
行政文书  执行文书
知识产权  赔偿文书
法院公告  案例指导
执行动态  机构名册
工作动态  庭审直播
初心不悔 润物无声
作者: 李胡兵 刘 晶   发布时间: 2019-09-12 14:43:31

        

    

微信图片_20190912143734.jpg


    平凡如他,虽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但是他懂得,越平凡的岗位就越重要。所以,他扎根审判一线28年,在法官岗位上做一名“导航员”“燃灯者”,无怨无悔。

    9月2日晚10时许,京山市人民法院宋河法庭庭长秦必先突发心梗,因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9岁,用生命诠释了一位法官的光荣使命。

 

“服从组织安排,我没有问题。”

 

     9月3日一早,如约前来宋河法庭办事的两位当事人,再也没能等到庭长秦必先。

    “我怎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呢?这不是梦啊?”听闻秦必先去世的消息,大家都不愿相信这个现实。如常开门办公的宋河法庭里,秦必先忙忙碌碌的身影仿若还停留在那里,不曾离去。

     1991年8月,21岁的秦必先从中南政法学院毕业,到京山法院参加工作。宋河法庭、三阳法庭、民庭、少年法庭……来来回回,作为京山市人民法院最早一批的大学生之一,秦必先始终坚持在审判一线。

     因为地广人多、纠纷复杂,宋河法庭是京山市人民法院下辖的7个法庭中人均案件量最大的法庭。“服从组织安排,我没有问题。”2013年7月,面对院党组的任命,秦必先二话不说,带着行李第三次到宋河法庭就任。

     不是在庭里开庭,就是在送达或去执行的路上。作为宋河法庭唯一的1名法官,秦必先带着2名法官助理,年平均办理300多件案件,还要担负法庭的行政和执行工作。工作的这些年里,除了去年孩子考上大学休了3天假,秦必先一心扑在了工作上。

     秦必先从不抱怨,一丝不苟地完成各项工作任务,每年结案数及办案质效均名列全院前茅。他经手的案件,均做到了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无一起引发不良影响的案件。

    

    扎根基层28年,岁月自成芳华。秦必先从未向组织提过调整岗位,始终坚守在司法一线。当院领导找他谈话“要不要挪一挪?”,一句“服从组织安排,我没有问题”的回复,表露的是秦必先不曾动摇过做一名基层人民法官的决心。

    自到宋河法庭任职以来,无特殊情况,秦必先周一到周四都吃住在法庭,即便是去年孩子高考都不曾改变。因为第二天一早要到市院参加会议,9月2日下午7点,秦必先返回京山城区,回程的车上他还在安排第二天的工作:一起离婚案的判决书要交给当事人;约了另一起变更抚养费的案件当事人面谈;十年前一起案件的当事人打来电话,想见面咨询法律问题;法官助理谢冰斌手中的一份判决书还需再斟酌、修改……

      9月2日晚,因突发心梗抢救无效,秦必先永远的离开了。“秦法官,一路走好!”一声呼唤,是同事、朋友、当事人们忧伤的回忆、不舍的遗憾。

   

“宋河法庭是京山法院的‘黄埔军校’。”

 

     在京山市人民法院,党组领导心中有一份默契:新入院的青年法官,都会派到宋河法庭交给秦必先“导航”。

     在京山市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王宽军看来,“秦必先身上有着法律人的严谨,良好的品行、敬业精神都值得年轻人学习。”

    “那是一个星期五,报到的当天被师傅带去宋河法庭,在车上他就拿出一个案件资料跟我讨论。”宋河法庭法官助理王出阳还记得自己上班第一天的情形。“我那时候刚大学毕业,只会生搬硬套法律条文,自以为是。许久后,我才真正理解师傅‘审判是一门艺术,象牙塔毕竟是象牙塔,实践毕竟是实践’点评里蕴含的真义。”

     对身边的年轻人,秦必先要求很严格,总是督促他们多读书,认真钻研。作为基层办案法官,秦必先有着自己的一套工作经验,他也是毫无保留,言传身教。他总说,“你们是京山法院的未来、希望,你们必须快速成长起来,扛起大旗,要比我们这一代做得更好。”

     翻看秦必先书写的判决书,文字精炼、还原事实、着重分析。“不用看署名就知道是他办理的案件,我们都说这行文风格是‘秦氏风格’。”王出阳回忆说,“在一起使用电网打猎的案件中,老师在‘架设’‘铺设’‘摆设’三个词里咬文嚼字,就为选择最准确的用词。”

     “一起当事人不确定的交通事故案件中,我写的判决书用词‘赔偿’,老师当即指出错误,并讲述‘补偿’‘赔偿’的区别。”在法官助理谢冰斌的印象里,自己写的判决书,在老师那里就没有一次能过关的情形,久而久之,自己也养成了严谨的态度。

     翻看京山市人民法院名录,秦必先带出的“徒弟”已有上十人,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已能独当一面。熟悉的律师们都笑说,“宋河法庭是京山市人民法院的‘黄埔军校’。”

     秦必先去世后,很多人都用各种方式表达了对他英年早逝的惋惜和追思。京山市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助理胡媛留言说,“秦庭长对案件的分析总能一针见血、直指要处,我心底暗增敬服之情,也成为我业务上努力靠拢的方向。如今斯人已逝,他的敬业、专业精神也将持续照亮我们下一代前进的道路。”

 

 

“要始终坚持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初心和使命。”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对于人民群众,秦必先始终践行着自己的誓言——“要始终坚持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初心和使命。”

     对于每一个案件,处理结果要公平、合理、合法,不以开完庭、结完案为标准。实践中,秦必先一直如此坚持。

     庭审中,法官和律师扮演着两种不同的角色。但在湖北子彦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万启看来,秦必先是良师,更是益友,“秦庭长的法律功底深、业务水平高,庭审节奏把握得很好,能居中裁判、公平公正,即便是官司打输了,我们也服。”

     在宋河镇的两千多个日日夜夜里,秦必先把法律人严谨、重规则的特点用到了工作中,面对农村复杂的工作局面,他总能把法律与风土人情结合起来,通过调解有效化解涉法涉诉矛盾纠纷。

     走村串户、东奔西跑、旁敲侧击,不厌其烦地做双方当事人工作……“调解优先、调判结合”的原则下,秦必先促成大量矛盾纠纷达成调解,做到案结事了,他的案件调解率一直稳居全院前列。

     “人民法院要给我做主啊。”2013年9月23日早七点半,因为子女拒绝养老,77岁的宋河镇同升村农民覃义和老伴睡在宋河法庭门口,寻求法律帮助。当时正在县委党校学习的秦必先得知情况,第一时间安排法庭工作人员垫付医药费将老人送医,随后又联系宋河法律服务所主任高炳卫义务为老人提供法律服务。诉讼前,秦必先五次到同升村走访了解情况,还多次动员老人的子女们到医院看望老人。庭审中,秦必先与镇、村干部经过近4个小时的调解,最终促使父子俩达成养老调解协议。

     基层法院的案件,多是琐事,很多案件当事人往往将怨气指向法官,秦必先始终保持平和的心态面对群众诉求,保持亲民便民的沟通方式。

     在审理一起花甲老人的离婚纠纷案时,秦必先做了很多调解工作,奈何老俩口互相较劲,谁都不愿先低头。“年纪大了就跟孩子似的,要哄着来。”秦必先一有空就往两位老人家里跑,帮老人扫扫屋子做家务,终于赢得了两位老人的信任,在老人家里以一次“家庭会议”化解了矛盾。

     谈起秦必先,律师曹静心里满是感动。“有一次电话咨询秦庭长,问能否把材料邮寄过去立案。”电话那端,秦必先的回复让曹静记忆深刻,“可以可以,律师很辛苦,我们法官尽可能的减少你们的工作量,我们法官跟律师要共同为构建法律职业共同体而努力呀。”

    在28年法官生涯中,秦必先多次荣获先进、立功授奖。2014年、2017年先后被评为荆门市法院系统优秀法官,2015年荣立荆门市法院“个人三等功”,2017年度被评为京山政法工作先进个人,2018年度被评为荆门市法院“办案标兵”,他用公正司法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人民法官这个光荣称号。


 9月2日晚10时许,京山市人民法院宋河法庭庭长秦必先突发心梗,因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9岁,用生命诠释了一位法官的光荣使命。

9月2日晚10时许,京山市人民法院宋河法庭庭长秦必先突发心梗,因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9岁,用生命诠释了一位法官的光荣使命。

9月2日晚10时许,京山市人民法院宋河法庭庭长秦必先突发心梗,因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9岁,用生命诠释了一位法官的光荣使命。




编辑:王义进
文章出处:荆门中院宣传处 京山市法院

浏览记录

整站检索

图片新闻

法院新闻

图说法院